西北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幸运车牌

唐新宝 2022-12-09短篇小说
二歪近来心情很好,因为他寻到了一个发财的路子——捡车牌。二歪住的那个县城,啥都气派,就是排水系统不像话,一下大雨,他

  二歪近来心情很好,因为他寻到了一个发财的路子——捡车牌。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住的那个县城,啥都气派,就是排水系统不像话,一下大雨,他们那个县城就成了东方威尼斯。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每逢大雨,二歪就会蹲守在一个水深车多的路口,捡那些被积水从车上冲下来的车牌,然后等车主拿钱来赎。进口车二百,国产车一百。一天下来,少说也能挣个千儿八百的,比上班强多了。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这天,二歪他们县又下起了瓢泼大雨,二歪高兴得不得了,一大早就在马路边蹲守了。你别说,二歪那天的运气还真不错,一上午就捡了五张车牌,挣下九百块钱。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见时候尚早,就决定再捡一张,凑个整数,然后到路边的饭馆给自己开个庆功宴。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或许真是心想事成,二歪等了还不到十分钟,一辆大奔就嘟嘟叫着开了过来,等大奔跟老鳖似的从水里露出头的时候,二歪定睛一看,车牌果然没了。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心里那个激动呀,纵身一跃,扑了过去。然而就在他弯下腰准备捞车牌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一道白色的闪电突然从他眼前划过。二歪吃了一惊,缓过神来仔细一瞧,只见眼前站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细瘦男人,手里拿着一张水淋淋的车牌。见此情景,二歪顿时明白了,原来那家伙也是来捡车牌的。看着到嘴的肉被别人抢走了,二歪心里那个气呀!于是二话不说,劈手便把车牌给夺了过来。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瘦子被二歪的举动吓了一跳,待反应过来,忙冲上去要夺回车牌。二歪伸手一推,他便倒在了水坑里。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奶奶的,老子的车牌都敢抢!”二歪瞪着眼,盛气凌人地说。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明明是别人车上掉下的车牌,凭啥成了你的?”瘦子从水坑里爬起,争辩道。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这一带都是老子的地盘!你说掉在我的地盘上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二歪蛮横地说,随后便不耐烦地朝瘦子挥了挥手,“赶紧滚开!”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瘦子又气又恼,站在那里不肯走。二歪见状,攥着拳头做出了要打他的姿势。直到这时,瘦子才抱着头,狼狈地逃跑了。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下午,二歪给自己开完庆功宴,又回到原地捡车牌。他看到那个瘦子在离自己三十多米远的浅水区徘徊,再也不敢靠近一步,心中不免十分得意。这时,一辆出租车被积水冲掉了车牌,二歪忙冲过去捡了起来。正当他喜滋滋地拿着车牌往路边走的时候,却看见那个瘦子也捞起了一张车牌。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往那张车牌上一瞅,惊得差点跳起来。因为那张车牌的号码是18888。二歪曾经看过新闻,说一张号码是18888的车牌拍出了四十万的天价。四十万呐,这车主得阔成啥样?那小子可真是走了狗屎运,二歪嫉妒得双眼冒火。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可很快,二歪就发现,那瘦子并没因此显出多高兴的样子。莫非他不知道自己捡到的是天价车牌?想到这,二歪眼珠一转,突然有了一个主意。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满脸堆笑地走到瘦子身边,掏出一支烟递上去,问:“捞了几张车牌呀?”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瘦子转过脸来冷冷地说:“捡了一张。”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借机和瘦子寒暄了两句,说:“你捡的那张车牌能给我看看吗?”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瘦子二话不说便把车牌递给了二歪。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拿到车牌,看了一眼后立刻装出吃惊的样子,说:“哎呀,这不是我朋友的车牌吗?哎呀,我那朋友现在肯定急死了。要不这样吧,这张车牌我来帮朋友赎。”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瘦子说:“既然这样也行。”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见瘦子同意了,二歪心中大喜,忙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递了过去。怕他嫌少,二歪又加了一百。瘦子看着手里三张百元大钞,笑得合不拢嘴,欢天喜地地离开了。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望着瘦子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手里的车牌,心中早已乐开了花。这么一个阔主儿,赎金不说要万儿八千的,至少也得五千吧。于是二歪在那等着,等待车主来找。可一直等到晚上,车主也没出现。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第二天,二歪又抱着那张车牌来到昨天的地方等待车主。等了大约三个钟头,终于有一辆无牌的宾利轿车开到二歪面前,随后从车上下来两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径直朝二歪走来。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车牌呢?”一个男人刚走到二歪跟前就厉声问道。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在我手里呢!”二歪说。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那还不快拿来!”另一个男人嚷道。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给你,行啊。”二歪摆出一副流氓相,“拿钱来换。”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不料二歪的话音刚落,一个男人就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怒道:“老子昨天下午才往你的账户里打过一千块钱赎金,今天你还要,耍我啊!”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二歪一听,顿时懵了,忙问:“什么赎金,我怎么不知道?”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那两个男人听了,更加怒不可遏:“你小子少装蒜,咱到公安局再说。”说完,两人像揪小鸡似的把二歪押上车,径直往公安局开去。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到了公安局二歪才知道,原来那辆宾利车的车牌昨天中午被人偷了。小偷让车主付一千元赎金,车主照着做了,随后小偷又让车主今天来取车牌,地点就在二歪等车主赎车牌的地方。直到这时,二歪才发现,原来那个瘦子昨天偷了人家的车牌后,故意拿给自己看,而自己棋差一着,掉进了他的圈套里。CV0西北文学网_散文_现代诗歌_古风词韵_原创文学投稿阅读平台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