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文学网

我的

  • 预言

    七月七日在那棵葡萄树下想倾听神话故事的孽缘我心中祝愿牛郎织女永不分散七仙女在的星空是不是天空格外明亮因为她爱的意味深长她

    我的 神话故事 牛郎织女
  • 故乡的蛙声

    今年六月,我回到了故乡。 刚到家。蛙们齐聚,热情地商议着、唏嘘着、欢腾着……似欲为我的归来举办一场场隆重的音

    我的 到了 让我
  • 先人的村庄

    清道光年后,商品经济在洞庭湖里开始流通,那时,英国人在天津开办的纸厂到洞庭湖里来收购芦苇做原料,大量闯洞庭湖的农民便成了砍芦工人

    我的 洞庭湖 也是
  • 纪念逝去的青丝

    “哎呀!九满,你有白发了!”话音刚落,妻子拨开我稠密的发丝,将我头上那根躲来藏去的白发连根拔起,摊到我的掌心。看她那神态,看

    我的 在我 发丝
  • 纪念逝去的光阴

    最初听到“光阴”这个词,出自母亲口中。 小时候,懵懂无知,贪恋打闹嬉戏,母亲为了督促我的学业,时常叫我搬来木凳,在

    光阴 我的 她的
  • 一个季节到了另一个季节

    心理辅导培训,老师让我们把一棵树,一条小河,和一根绳子随意组合成一幅画面。我把绿树放在小河边,把绳子缚在树上,虽然谈不上美,但简简单

    我的 季节 绳子
  • 偶尔的“舍得”

    同事生日,同事的老公送来一大捧花,一共有四层,最里层是15支黄色的百合,第二层是15支白色百合,第三层是30支紫色的勿忘我,第四层是99朵玫

    我的 同事 勿忘我
  • 一窝鸟蛋

    刚走出办公室的门,远远地望一眼教室的门口,一大丛小小的脑袋长长地从教室里伸长出来,如一群探出头等待外出觅食父母归来的小鸟。这些

    鸟蛋 我的 老师
  • 书中自有“黄金屋”

    读书是人生最大享受,爱书之人,往往喜欢买书、喜欢逛书店。每每路过龙泉文化书店,见书橱里琳琅满目的书刊,我总要走进去看看,即便不买,也

    书中 我的 人生
  • 年画

    就地理角度而言,我以为“家乡”止于乡镇这一层面,所以有“老乡”之称,而无“老县”之说。我的家乡是一个有700多年历史的老镇,往昔曾

    我的 年画 父亲
  • 湖州(12)

    作协开大会了,开的很有国家感,开得很隆重。隆重得寒冬可以忽略,春天立马到来。对“春”的呼唤有了多次: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

    隆重 我的 她的
  • 愿你被温柔相待

    过去对传销的了解,一直都是道听途说,没收手机?关小黑屋?限制人身自由?管它呢。一直觉得这种东西离我很远,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真正去了解它

    传销 小莉 我的
  • 幸福刚刚好

    (一)“日子过的挺好的嘛,就这样将就混个几年,就不要再瞎折腾了!”“浑浑噩噩的人生不值得过,我不要将就,也不要混!&rdqu

    我的 是的 也是
  • 尘缘

    尘缘尘,红尘;缘,有缘。漫漫红尘中,你我相见即是有缘。汉字中任何词组的组成必有其妙处,就比如我喜欢的“尘缘”二字,像是一段

    我的 红尘 都是
  • 手足

    豆豆拜拜。临出门前,儿子对着坐在婴儿床里的妹妹挥挥手。这是每天上幼儿园前的一幕。曾经很多人问我,怎么有那么大的勇气去生二胎,这

    手足 我的 姐姐
  • 红尘一只妖

    解脱塔四周的转经筒已经装好,转动的气势很磅礴,像碾过碎石路的车轮。寺庙旁边,干涸的河床,那些彩色的石头是青年艺术家们涂鸦的镇妖图

    一只 我的 都不
  • 忘川的水 彼岸的花

    昨日,暴雨过后,傍晚时分,习惯得想要换衣服去游泳。 转念一想,还是先去看看河水涨势如何吧。 来到河边,浑浊汹涌的河水已经漫

    我的 寺庙 的人
  • 假行僧

    在世间的冥冥中,我们是一粒尘埃。 想起《平凡之路》,依旧热情不减。大概是忘了初衷吧,亦或许是我逃不掉这场宿命,我不知道坚持能

    我的 的人 我不
  • 观海随笔

    大海,曾经令我遥不可及,唯有在梦中相遇。多少次,想要描绘它的模样,却总是笔墨苍白。好在,人生本就无常,冥冥中的指引,终得我愿。新西兰的

    大海 我的 海滩
  • 冬天的微笑

    冬至,朋友圈里都在晒汤圆和腊味饭,全国都洋溢着幸福的喜庆。可是,在这暖暖的冬至里,不知不觉想起了远去的你。我亲爱的你,在天国还好吗

    生命 姑父 我的
  • 时间带不走的,留给我的,都是回忆。

    文/豌豆姑娘 图/网络 谨以此文记录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大大的温暖的抱抱。”“以后就听不到你那样大

    宋体 我说 我的
  • 浮世流光,淡淡暖阳

    “色如聚沫,痛如浮泡。皆如空寂,无有真正。在尘世中,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最终目的不过是为了感受自我存在而已。”在时光境

    不过是 我的 自己的
  • 生活碎碎念

    花落水流,闲愁万种,年轻的惆怅弥漫在孤独的苍穹,年龄使然还是季节使然都不能成为失去自己的理由。谁能读懂自己?年少轻狂后的落寞,

    自己的 我的 都有
  • 谁装点了谁的风景

    谁装点了谁的风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记得除此读到这首诗时,有一种惊艳

    我的 谁的 风景
  • 雪舞情扬时

    雪又来了,应春之约,飘然而来,带着她的梦。雪,披着羽纱的仙子,在天地间轻歌曼舞。我怕冷,却钟情于雪,雪花为寒冷的冬天赋予了纯美与怀想。

    雪花 我的 你的